一座神奇老窑的前世今生

文章来源:尹家钧窑

说到钧瓷,不能不说钧窑,窑就是孕育钧瓷的母亲。中国的钧瓷窑,从宋代的双乳状窑、元代的马蹄窑、清代的炉窑,到后来的倒焰窑,历经数次变革,莫不体现着人们对烧成工艺的再认识、再提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形容钧瓷母地神垕,常喜欢用“十里窑火,蔚为壮观”来形容其繁忙的生产场景。其实现在,随着液化气烧成技术的推广,神垕大部分窑口已改为气烧,过去看似馒头状、旁边竖立一烟囱的窑口,已被较为方正的液化气窑炉所代替,林立的烟囱只是过去一个时代特有的印记。

但在神垕,还有一座有着40年历史的倒焰窑,依然散发着缕缕青烟,似乎在向人们娓娓细说着过去曾有过的荣耀,并在默默地散发着暮年的余热。这个神奇的老窑坐落在尹家钧窑厂区中间,是目前禹州唯一的建窑时间最长,保存最为完整,并依然还在使用的老窑。

据神垕老艺人刘国安、杨玉中回忆,这座老窑建于上世纪60年代末,是禹县钧瓷一厂(原为禹县第一陶瓷合作社,后为禹县第一陶瓷厂,1974年正式命名为禹县钧瓷一厂)建起的首座6立方米煤烧倒焰窑。

所谓倒焰窑,其名称是由火焰流动的情况而得名,与直焰窑相对应。

钧瓷恢复生产是从1955年开始的。在老艺人卢广东的带领下,经过近百次试验,仿宋蓝钧试制成功。但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与五彩渗化的钧瓷仍有很大的不同,重要的原因是采用直焰式窑炉。这种窑炉在烧窑时,火焰由火膛进入窑室,从室底往上升,流经坯件,烟由窑室顶部的排烟孔排出窑外,由于不易控制烧成温度和烧成气氛,钧瓷的窑变机理不能有效形成。

1963年,在当时河南省轻工业厅李志伊等工程技术人员的指导下,禹县钧瓷一厂经过208次的试验,终于探索出了窑变的成色机理,真正恢复了钧瓷的原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措施,就是将直焰窑改为倒焰窑,即将窑室顶部的排烟孔堵死,在燃烧的火焰上行至窑顶后,火焰不能继续上行,进而被烟囱的抽力拉向下行,在此期间,通过捂火的方式形成还原气氛,进而使窑变的能量得以充分释放。

应该说,倒焰窑的诞生,其实就是钧瓷烧制史上的一次革命。

但在当年,神垕几家瓷厂的主业还是烧制碗、盆、罐等民用品,钧瓷只是作为附带产品,因此建的都是小窑,烧制也是时停时续。

到了上世纪60年代末,禹县钧瓷一厂为了提高钧瓷产量,决定在东厂区新建一座6立方米的倒焰窑,这在当时算是较大的窑口了。技工刘振西带领几个能工巧匠建了大概一周时间。烧窑的当天,还举行了隆重的仪式。随后,该厂出口的主要钧瓷产品都出自此窑,其中包括1978年邓小平出访日本,赠送首相大平正方的兽耳尊。

20180210095907193.jpg

1978年,该厂根据生产需要,钧瓷车间搬到了西厂区,并在那里建了一座倒焰窑。适逢年底全国工艺美术品展览在北京举行,为了向全国展示钧瓷的风采,全厂进行了总动员,夜以继日烧制,但新窑烧出的作品真正能达到要求的微乎其微。随着参展日期的临近,厂里重新启动了东厂区的老窑,结果烧制出不少令人称奇的钧瓷珍品。从这以后,原本废弃的东厂区老窑仍然继续使用。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越到关键时候,这座老窑越显神奇。1984年9月,由该窑烧制的虎头瓶、大罗汉炉、花盆等4件作品被评为国家金杯奖,全厂所有职工都得到了不同的奖励。

然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市场经济步伐的加快,禹县钧瓷一厂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座燃烧了近30年的窑火熄灭了!

1998年,该厂工会主席尹建中和他同是本厂职工的妻子承包了东厂的钧瓷车间,在那里办幼儿园、开舞厅。但每每站在钧瓷车间唯一残留的窑炉前,总忘不了钧瓷一厂曾经有过的辉煌。看着传统钧瓷渐行渐远,看着钧瓷一厂深厚的文化内涵逐渐失传,尹建中感到了肩上担子的沉重。

2001年,尹建中和妻子放弃所有的生意,决心重现过去那段撼人心魄的历史。由于长年废弃失修,整个窑口已被杂物覆盖,夫妻俩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老窑进行了维修。然后,按照钧瓷一厂当年的基本造型、传统釉方进行配制。当年8月,久已熄火的窑炉又燃起了熊熊火焰。烧窑前,夫妻俩在窑的两边贴上了“赖圣母火里生金,托仙翁窑中放宝”的对联,还按传统的烧窑仪式进行了点香、燃炮、祈祷等拜祭活动。近30个小时的釉烧结束后,趁着火的余温,将盛装钧瓷的匣钵搬出、打开,钧瓷一厂典型的鸡血红、鱼子纹釉色在不同的器皿上似神笔泼洒,应有尽有。望着这座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多的老窑,夫妻俩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20180210101238490.jpg

在尹建中看来,这座老窑似乎很有灵性,每烧一窑都会有几件精品问世。从2004年到2007年,他四次参加中国钧瓷文化节的精品评选,每次都是载誉而归。

应该说,窑的灵性是与人的虔诚相通的。钧瓷是火的艺术,火能生金,是说火的升温曲线对钧瓷的烧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对火的敬畏和熟练的驭火能力,火就很难按照人的意志献出五彩斑斓的神钧宝器。但是,一座窑身处的地理位置、内部构造的完美对于钧瓷的烧制确实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